首 页 | 走进南陵 | 新闻中心 | 信息公开 | 在线办事 | 公众参与 | 数据发布
 新闻中心
     今日南陵
     重要转载
     镇村信息
     部门动态
     社会新闻
     图片新闻
     外媒关注
     便民提示
     公告公示
     视频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社会新闻 > 阅读正文
母爱深深

【字体: 】   【2018-03-22 15:03】    【来源: 南陵周刊】    【阅读: 2654 次】   【内容纠错】


    有一种爱,不是停留在语言上,而是付诸于实际行动;有一种爱,只有默默奉献,却根本看不到回报;有一种爱,虽然历经千辛万苦,但还是不离不弃……这就是深深的母爱。在家发镇,有一位名叫汪春花的母亲,二十年如一日,将自己心中那份无怨无悔的爱,完完全全倾注在脑瘫儿身上。

    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汪春花与家发镇茶林村前桥村民组小伙子刘全喜结良缘,2000年便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,是个男孩,取名刘磊,希望他如垛起的石头般结实,可是现实生活往往难遂人愿。这个孩子的降临,却给本该幸福的家庭带来无限忧愁。儿子生下来七八个月,还像一个糯米团子似的,不仅坐不起来,头还总是歪的。带他到芜湖等地医院检查,认为是可能缺钙,汪春花便买了一些与钙有关的食品和药品给他补。等长到三岁时,按理说,这个年龄的小孩就能满地跑了,而于刘磊来说,还是抱在怀里不会走路。于是,汪春花有点急了,与丈夫商量后,决定带儿子刘磊去大医院诊断。2002年,过完春节后,汪春花与丈夫带着儿子来到上海,经CT和智力测试诊断,确诊为一级脑瘫,需要在医院接受治疗。考虑到看病需花很多钱,丈夫不打工没有生活来源,带孩子看病的任务便落在汪春花一个人身上。为了能节省点钱,汪春花选择不在医院开病房,而是借住在上海打工的妹妹租住的房子里,离医院有七站路。每天早晨6点起床,汪春花给儿子喂一个大馍吃后,自己则饿着肚子背着儿子徒步两小时赶到医院,去接受针灸治疗。中午在医院时,汪春花就下碗面条与儿子两个人凑合着。待治疗结束后,复又背着儿子步行两小时回住处,晚饭也就吃个大馍了事。就这样,在上海治疗了九个月,虽然很节俭,却也背上10万元的债务。但孩子因脑瘫程度较深,病情依然未见好转。回到家里后,每当听到有人提到哪个医院能治这病时,不管是真是假,汪春花总是抱着一线希望,怀抱孩子赶去,先后到过南京、阜阳等地医院,看了西医看中医,折腾一年毫无收获。直到有一天,有一个医生坦诚地对她说,这脑瘫病就是到国外也治不了,你家境状况又不是很好,不要在这孩子身上花过多的钱了。这才让她死了这份心。
    回到家里后,有人劝她说,这孩子是个残废人,最终会是你一辈子的负担,干脆丢了再生一个。汪春花含着眼泪说,再生一个可以,但不能将他扔掉,他毕竟是娘身上一块肉啊!出于无法割舍的母爱,汪春花从此担负起照料脑瘫儿的重任。脑瘫儿因智力障碍,身上有哪儿不舒服,无法以言语表达,便整日整夜的吵,使人揪心烦恼。想到他不是一个正常的婴儿,对此,汪春花总是默默忍受着去哄他。为了能与孩子实现交流,待儿子刘磊稍大一点时,慢慢引导他用眼神、简单的发声来表达自己的需要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在汪春花不厌其烦的反复引导下,脑瘫儿对喝水、撒尿等生活需求,已能用眼神向妈妈传递;如果身上哪里不舒服,也可通过汪春花的仔细询问,以发出“呸”“嗯”等简单的语气词来表达。就是这样一点小小的进步,也让汪春花高兴得不得了。
    说起汪春花对脑瘫儿照料的艰辛,真是一言难尽。吃喝拉撒睡,对于常人来说,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,这些于儿子刘磊来说,可谓十分困难。吃饭因脑瘫不能咀嚼,刘磊只能一点点往食道吮吸。煮饭时,汪春花总是煮得软一点,用汤匙一点一点的喂。就这样,刘磊还经常将饭往外喷,一餐饭需喂一个多小时。吃饭不易,穿衣更困难。因脑瘫导致身体各部位无法协调,让他弯胳膊,他却与你较着劲似的将手臂伸得笔直,每天将他从床上穿好衣服放到轮椅上,总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。更为恼人的是大小便,每次都要抱着上厕所,汪春花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,屁股上的骨头压得又疼又麻。由于刘磊总是坐在轮椅上,运动量少,一年最少有几次大小便无规律,时常拉在裤裆里,一番清洗下来,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似的。
    在汪春花一手照料下,如今刘磊已长到20岁了。回想起这么多年的经历,汪春花心里充满着心酸。她说,这20年来,我一直陪着他,很少出门。记得201611月份的一天,女儿发高烧,我带她到医院检查之前,便将刘磊洗好后放到床上,嘱咐他不要乱动。家中无人,怕他寂寞,就开着电视让他看。在医院等到为女儿吊上水后,我仍不放心地急着赶回家,打开房门,眼前一幕令人惊恐万状。只见刘磊从床上掉到地上,滚着滚着,电线全部缠绕到身上。待解开他身上电线后,我便抓住他的衣领,硬撑着将有80多斤重、又不知如何配合使力的脑瘫儿扶上床,自己却将腰扭伤,几天都不能动弹。长此以往的负重,汪春花也落下腰肌劳损的毛病。细述这些劳累,汪春花认为,最令人头疼的是儿子生病。今年正月初二,刘磊在家里一刻不停的吵,便知他哪里肯定不舒服,在指着身体不同的部位与他反复交流后,认为肚子疼,怀疑是肠梗阻。下午将他送到医院,为做B超,三个人合力才将他抬到操作台上,后诊断不是,医生建议吊水,可因无法配合,吊手不行,吊脚也不行,只好开了点消食片和消炎药回来吃,期待着病情的好转。
    吃了这么多没有尽头、看不到希望的苦,汪春花总是不忘初心的坚持着。有时在烧水中,嘱咐他,水开了叫妈妈。当听到“啊”“哦”的叫声时,脸上不时浮现一丝欣慰;有时在与他逗说中,他也会笑,多年辛劳的汪春花已经觉得很开心了。现在儿子刘磊已经长大了,身体受伤的汪春花无法搬动他了,丈夫刘全便放弃外出务工,改为留在家门口打工,以便一边挣钱,一边帮着妻子照顾脑瘫儿。身后的路还很长,可根植于心灵深处的伟大母爱,成为汪春花一如既往、不离不弃呵护儿子的不竭动力。
葛立






相关链接:


 
上一篇:甘为春泥护百花 | 下一篇:青春在田野里绽放


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网友建议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主办:南陵县人民政府 承办:南陵县人民政府信息化办公室
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或建立镜像 皖ICP备08106466号
通信地址:南陵县籍山大道党政大楼2011室 电话:0553-6831370 传真:0553-6829856 电子信箱:nlxxbwxb@163.com 邮编:241300